首页 > 收藏知识 > 正文

张献忠沉银,揭秘张献忠沉银为什么这么久没人打捞 ?

2017-07-05编辑整理 编辑:编辑整理

“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的岷江河道内,2010年被公布为眉山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分布面积100万平方米,清代以来的文献中多记载明末大西军领袖张献忠曾沉银于此。

张献忠沉银

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字秉忠。号敬轩。外号黄虎。陕西定边县人。明末农民军领袖。与李自成齐名。是大西开国也是唯一的皇帝。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出身贫苦家庭。从小聪明倔强。跟着父亲做小生意。贩卖红枣。他当过捕快。后又来到延绥镇当一名边兵。生性刚烈。爱打抱不平。为此几乎丢了性命。崇祯年间。组织农民军起义。1640年率部进兵四川。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即帝位。年号大顺。1646年。清军南下。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引兵拒战。在西充凤凰山被流矢击中而死。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多有奇闻异事流传。如入川屠蜀。江中沉宝。掩旗息鼓等。对此史学界也一直存在争议。过去封建统治阶级把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诬蔑为“杀人狂”。“杀人魔王”等等。流毒既广且深。特别在四川留下的恶劣影响更不容忽视。至今大多数人都程度不同地受到过所谓“八大王剿四川”的传说影响。 2015年年底。相关机构专家对江口沉银遗址出水文物进行了鉴定。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基本确认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为历史记载的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沉银中心区域之一。最为珍贵的是发现了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的金封册。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本名,张(zhāng)献(xiàn)忠(zhōng)。别称,八大王。大西王。字号,字秉忠。号敬轩。外号黄虎。所处时代,明朝。大西。民族族群,汉人。出生地,陕西柳树涧堡。出生时间,万历三十四年9月18日。去世时间,清顺治三年1月2日。主要作品,圣谕碑。主要成就,领导农民军起义反明起义。建立大西政权。。

张献忠为什么沉银

网友观点:

张献忠是明末著名的农民军领袖,成了了大西国,张献忠多有奇闻异事流传,如入川屠蜀、江中沉宝、掩旗息鼓等。目前来来,张献忠的很多历史传闻都得到了证实,比如张献忠沉银已经是确定是真实的。2公里,进入彭山境内,并在彭山江口镇注入外江(也就是岷江干流)。此后,岷江经眉山、乐山后,在宜宾注入长江。
也就是说,深居成都蜀王宫的张献忠,他有一条天然的黄金水道,通往他梦想中寄托后半生的江南花花世界。
但是,张献忠在江口遭遇了一块啃不动的硬骨头,这块硬骨头就是杨展。乐山人杨展,武进士出身,时任参将。清代学者彭遵泗,是与彭山邻近的丹棱人,和杨展算是乐山老乡,他的祖父和外祖父等大批亲人都是张献忠据蜀的亲历者,彭遵泗后来写成了记录四川遭遇张献忠之祸的《蜀碧》。在《蜀碧》里,彭遵泗详细记述了发生在江口的两场战役:
起初,张献忠派出一支先头部队沿江南下,杨展在江口设伏,大败张部,张部大批舟船被烧毁。张献忠闻讯,极为惊惧,亲领主力部队十余万人,携带着从湖北到四川搜刮的巨量金银财宝顺流而下,与杨展决战。
杨展又一次成功地运用火攻。他把军队分为左右两翼,另派一些轻便小船携带易燃物品驶向张献忠船队,是时江风大作,小船很快引燃了张献忠的大船。由于岷江河道狭窄,张献忠的大船前后上千只首尾相衔,无法骤退,加上杨展部又从两岸用枪铳击打,张献忠的这支庞大船队,几乎被烧得一干二净,“所掠金玉珠宝,及银鞘数千百,悉沉水底”。
张献忠率残部败回成都,他只得改走川北陆路。剩余的金银不便携带,为此,他招集大批工匠,在锦江上修筑了一条大堤,使得锦江断流。在断流的河道内,他下令挖了一些几丈深的洞穴,“将所余蜀府金银铸饼及瑶宝等物”沉入洞中并盖上土石。尔后,扒开大堤,锦江复流。如此一来,大量金银财宝都沉入江中。至于参与工程的匠人,悉数处死。张献忠的意思很明确,我带不走的,其他人也不要想得到。他把这种做法称为“锢金”。也就是说,不仅江口有张献忠沉银,成都的锦江,也有张献忠沉银。只是,江口沉银地点大体确切,锦江沉银却渺不可知。
张献忠的财富到底有多少?史书上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的模糊之词,比如《明史》说他沉入锦江的财富“金宝亿万计”。《蜀难纪实》记载他沉入岷江的财富:“累亿万,载盈百艘。”此前,有媒体引用专家的估算,说张献忠的财富约相当于现在317- 0

张献忠沉银当时人为什么不去打捞,张献忠沉银当时人为什么不去打捞

网友观点:当年水下技术不行300多年来,垂涎张献忠这笔巨额财富的大有人在,连清朝政府也费过一番脑筋。《彭山县志》记载:“乾隆五十九年,冬季,渔者于江口河中获刀鞘一具,转报总督孙士毅,派员赴江口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玉器等物”。可见清政府这次组织的大规模的打捞行动,确有所得。

揭秘张献忠沉银为什么这么久没人打捞 ?

张献忠沉银知道的人很多,但是为什么就是没有政府去打捞,反而直到几百年后的今天才开始呢?而且张献忠的富有程度很多人也是可以去查证的,但是就是没有,为什么?下面小编就来盘点一下不打捞的原因。

网络配图

首先得说明,沉银的地方是一条江——岷江。不是小河小溪之类的。岷江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但是长江应该听过的人很多,岷江是长江的重要支流。而沉银地就在岷江。由于距今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所以宝藏自然也不在河床表面,而是在河床底下。那么,要想从河床底下挖宝,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1、当年水下技术不行(主要原因)。

前面也说到了,挖宝的条件十分的恶劣,想要得到这批宝藏,就得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一般人家肯定得不偿失,而且以前没有抽水的,只能潜水。水流湍急,说不定搭上几条人民,所以,没有这个技术条件,是不肯能寻宝的。

网络配图

2、没有一个适合的社会环境。

张献忠沉银是在明末,清朝建立开始,“反清复明”不绝于耳,统治者自然不会有心思去公然挖流寇的宝贝。而到了“康乾盛世”的时候,虽说有钱了,但是因为一个巧合,真组织了一次打捞。据《彭山县志》记载:“乾隆五十九年,冬季,渔者于江口河中获刀鞘一具,转报总督孙士毅,派员赴江口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玉器等物”。可见清政府这次组织的大规模的打捞行动,确有所得。清政府这次打捞所说收获不少,但是应该还是没有赚。因为水下技术的限制,很有可能还搭上了人命。要不然肯定一扫而光啊,都打捞了为什么半途而废?到了后期,有了这个教训,动心思的肯定少了(民间的除外)。

3、封建迷信。

要想全面挖宝,如果政府下决心让河改道,也不是不行。但是迷信中江河里可是有龙王的存在,从龙王宫殿里夺宝是不现实的,得罪了龙王那就倒霉了。而且让江河改道也不太现实,劳民伤财。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历史谜团

民间传说,明末清初张献忠兵败四川,曾“江中沉银”。但“江口沉银”是否真的存在,具体地点在哪儿,却一直没有明确说法。前不久,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队对外宣布,1月开始的“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出水文物超10000件,直接证明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历史传说绝非虚言。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历史谜团

江口是岷江流域一个重要的水运码头,是千里“下岷江”的第二发源地。在这座处在北纬30度线上的神秘古镇,几百年来流传着一个藏宝的传说。据史料记载,张献忠,陕西延安人,崇祯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义,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通过沿途劫掠富豪,维持军队物资的运转,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

据地方县志记载,1646年,明朝末年著名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在此遭明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当地几百年来传说不断,称有整整1000船金银财宝沉于江底,有一句歌谣说:“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然而由于并无正史记录,对于江口沉银是否存在、具体地点在哪儿,之前史学界长期存在争议。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历史谜团

而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2005年4月20日,彭山进行跨江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施工过程中,距地表2.5米左右处挖出一圆木,从中散落7件银锭,被施工民工捡走。出土银锭由木筒包裹,与史料记载的张献忠“木槽夹银”说法吻合。

2011年,在河道施工过程中,彭山江口地区再次出水大量文物,包括铭刻年号的金册、银锭及“西王赏功”金币、银币等,文物出水地点也与文献记载张献忠“江口沉银”地点一致。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江口沉银遗址”的考古发掘。2017年1月,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历史谜团

“通过此次发掘,基本确认张献忠江口之战的地点,出水的万余件文物是确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把这个重大的历史问题解决了,我们也感到很欣慰。”江口沉银考古项目组领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刘志岩说。

这批财宝是张献忠当年主动安排人沉下去,还是因为战败财宝被动沉下去,甚至还有一种说法是先因为战败被动沉银,然后又返回去主动埋的。目前文献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有多种说法,不确定哪种是真实的。从目前发掘情况来看,可以得出张献忠并不是主动、有意沉银,应该是被动沉银。“因为我们在发掘过程中,并没有发现财宝特别集中埋藏的情况,也没有发现宝物有被埋藏的痕迹。”“如果它是故意埋藏的话,在发掘过程中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它会有一个坑啊,或者其他形式。比如几年前这块遗址曾有部分被盗挖,那些盗洞可以通过考古发掘手段辨认出来,会有盗挖痕迹。除此之外,我们在现场并没有看到这种有意埋藏的任何迹象。”刘志岩说,他们更倾向于论证张献忠是因为战败被动沉银。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历史谜团

关于“木鞘藏银”清代文献有记载,当时张献忠就是通过木鞘转运银两。“这种木鞘就是一个木棒或者一根树桩,被劈成两半之后,把中间掏空,里面装入银两,然后在两头和中间,用铜片或铁片把木鞘箍起来。”这种运输方式很方便,两个人一抬就走了。“见证一个传说成为现实,当然是一个特别让人激动的事情,我们在考古发掘现场出水完整的木鞘,跟文献记载丝毫不差,同时也是证明这批出水文物与张献忠有关的一个最直接证据。”刘志岩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目前仅是阶段性的考古工作,江口沉银地有几公里长,开放式的岷江河道,分布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而此次发掘的面积仅为1万平方米。尽管出水文物数量巨大,但专家认为,目前的发现可能仅为“江口沉银”的冰山一角,未来发掘更值得期待。

据考察,江口沉溺的金银珠宝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首先是张献忠的农民军在十多年起义战争中大量缴获的战利品。其次是收缴的明蜀王朱至澍及四川宗藩、官僚的财产。再次是向富民、大贾征收的税银。据调查,江口一带老百姓流传张献忠沉银24船。

相关信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