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会新闻 > 正文

“国宝帮”争议再起 民间收藏办展质量如何约束?

2017-03-11凤凰网 编辑:凤凰网

  近日,”民藏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展。然而展览开幕以来,不断有声音质疑所展出藏品并非”文物“。另一方面,办展者则表示”感到委屈“。藏家办展是否要保证展品的质量?中新网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领域人士。

  

  ”民藏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现场。图中的展品即为引起争议的”三星堆立体玉兵阵“。中新网记者宋宇晟摄

  日前,一篇刊登在《北京青年报》,题为《民间文物展部分藏品真伪引争议》的文章曝光了有关”民藏遗珍“展览中藏品的争议。

  文章称,该展览曾以”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为题名,有网友就展览中的展品提出质疑,认为展览中多件收藏品”并非文物,缺少历史逻辑,更像是现代仿品“。

  而对于该展览中的展品”三星堆立体玉兵阵“,三星堆博物馆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布的文章中称其为”虽然挺萌但还是假的“。

  

  三星堆博物馆官方微博所发文章截图。

  和这些声音类似,也有网友对展品提出质疑。

  认证为”文学评论家、影视评论达人“的”斯库里“在微博中晒出自己参观此次展览的多幅图片。对于展览中出现的”田黄二十五宝玺“,”斯库里“认为,”除了文字这种可以免费从网上查到细节的和正品一样之外,其他的毫无可取之处。因为外形太挫,所以连其实无可挑剔的文字内容也能用来打趣“。

  而认证为”《新干线》杂志主编“的”恐龟驰骋“也在微博中表示,”珐琅玉如意算盘的创意是绝了“,”我猜应该是魏孝文帝还在平城时候用过的。平时挠痒痒,需要时候还能算个账。“他写到。

  

  ”恐龟驰骋“微博截图。

  日前,中新网记者实地探访了该展览。记者看到,至少有数百件藏品正在展出,展览现场的名称为”民藏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主办方为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同时,记者还发现,对于展品的年代、材质等基本信息,现场皆无明确说明。

  记者浏览发现,展出藏品的形式多种多样,有3米长的青铜剑,也有”汉武帝与麒麟阁十一功臣组合玉印“,有成”系列“的”鸡缸杯“,有”三星堆立体玉兵阵“,还有清代的”田黄二十五宝玺“。除此之外,展厅两侧的墙上还有一些藏品的介绍。其中包括”良渚文化时期的玉雕天子出行组件“、”三星堆文化时期的玉佛“、”汉代碧玉四方编钟“等等。

  现场不乏参观者。经询问得知,大部分参观者都大致了解本次展出的藏品在网络上已引起了争论。面对质疑,有参观者相信,”不可能全都是假的,有一部分肯定是真的文物“。一名参观者还指着某个橱窗中的玉器藏品称,”这都是东汉的,应该是正经皇家的东西“。

  也有参观者向展厅内工作人员求证某件展品的年代。工作人员回应称,”不可能是新的“。

  

  本次展览展出的”田黄二十五宝玺“。中新网记者宋宇晟摄

  记者在浏览展品过程中,恰好遇到收藏”田黄二十五宝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记者了解到,他们是来拿走这套”田黄二十五宝玺“的,该藏品将要到其他地方进行展览。

  面对有参观者询问”如何收集这么齐全的‘宝玺’“时,前来取走藏品的工作人员称,”这东西只要有,就肯定是成套的“。

  记者当日也在展览现场注意到前述”立体玉兵阵“。简介显示,该展品长313cm、宽188cm、高46cm,属龙溪碧玉。

  对于三星堆博物馆的质疑,8日一早,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主办的”国宝网“,发布了一篇题为《三星堆立体玉兵阵真的是”虽然挺萌但还是假的“?》的文章。

  文章详细介绍了该展品情况,称”对于三星堆博物馆的说法“感到”内心十分委屈“,并”请三星堆博物馆能给些正式的指教“。

  

  国宝网发布的《悬赏公告》截图。

  记者注意到,这家”国宝网“此前还曾发布了一则落款为”文保会“的《悬赏公告》。

  对于网上对藏品真伪的质疑,该公告承认,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正举办的原”华夏瑰宝“改为”民藏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引起各方人士的以及新一轮的无据打假的高潮“。

  公告表示,”为戳穿某些人士的虚假谎言,本会郑重声明,凡认为本展中有新仿品者,欢迎再敬请您做一件。如能提供仿出的实物、图样和制作过程视频者,每件重赏100万人民币。如嫌少还可面谈(可公证。公告之日起,有效时间100天)“。

  一方面办展者”感到委屈“,另一方面从博物馆到网友都出现了质疑之声。此番民间藏品引起的争议并非孤例。2013年,民间博物馆河北冀州冀宝斋就曾因其中”颠覆中国瓷器史“的藏品而引起。藏家办展是否要保证展品的质量?中新网记者就此采访了该领域相关人士。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前所长刘庆柱坦言,目前办展确实没有对展品鉴定的环节。但他同时指出,办展览应”首先尊重科学,符合科学性“。

  北京市西城区文委主任孙劲松也认可上述说法:”这种纯粹的展览不存在经营性行为,属于公益性的。这种博物馆办的民间收藏的展览,只需要到文物主管部门报一个活动备案就行。如果涉及文物交易的话,就会有包括文物鉴定和相关文物交易资质等方方面面的监管。“

  ”从文物部门的角度来说,不负责对展品真伪做鉴定。而为了保证文物安全,对博物馆的安防、技防条件有一些硬性规定。“他说。

  孙劲松同时指出,民间收藏是国家收藏的有力补充,但是民间收藏当中有很多问题,包括藏品的来源问题、真伪问题等等。”尤其这两年经济发展了,很多人有钱了,把收藏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希望借此达到财富增值的目的,所以就衍生出很多问题。“

  他说:”从理论上讲,对于民间收藏需要有一个规范,但我们目前确实还没有一个法规去规范它。“

  而由于民间收藏的藏品来源复杂,孙劲松认为,如何规范也是一个难题。”怎么花精力去确定藏品来源、真伪?你说我这个是祖上传下来的,那我怎么知道你这是不是从哪盗墓挖出来的,有些东西很难说。“

  孙劲松表示,从整体来说,民间办展应该是一个好事。”让各种民间收藏进入到公众视野,真是个好事。这样各方的意见就出来了。用这么一种公众都能看的平台,引发关于某些问题的讨论。我觉得这种展览是有助于规范民间收藏的。“

相关信息
最新更新